影之刃3星~5星心法故事汇总

分享
2014/11/17 18:16 攻略问答 游戏专区

影之刃32个心法无论星级,都各有各的故事。

1113yzrgx01

1、暗魔心法
高贵的魔家青年此刻狼狈不堪,却依然整理好那一身干净整洁的礼服。他流浪在最荒芜的原野,他走的还是那么从容。
他昨天还与世界上最好看的女人欲生欲死;
他前日还与世界上最有权利的人共进晚餐。
但他今天流落至此,也无可奈何。
他终有一天会崛起,因为他是世界上最可怕的魔鬼。

2、龙家剑法
她得意地走了出来,皇上的一道谕旨,令她的家族得到了无上的荣光。
从此龙家和皇族,两者这之间有了一道牢不可分的锁链。
世上大多数人都有这么一张面具的,平时虽然看不到它,但到了必要时,就会将这张面具戴起来。
但如今她可以把这张面具摘下去了。
她不用再去迎逢任何人,看任何人的面子。
但对于她来说,终于可以一解之前的怨气,让那些乌合之众知道,该擦亮眼睛看清谁才是老大。

3、合纵连横
我沐先羽生来为人,不为奴。
我为你们做了三十年监工,最后却落得这种后果。
我感谢你们,感谢你们的“恩赐”。
是啊,我要招供,我犯下了更可怕的罪!
我有罪,只因为我姓沐!
我的一生都因为这个姓而接受审判。
既然如此,我现在立下诅咒:
我的子孙会在暗中统治你们!
让你们后悔曾经的得意忘形!
让你们品尝痛苦的滋味!
让你们知道什么叫无形的恐怖!

4、时间凝固
姓玄的青年花费了数十年的光阴去寻找逆转时间的方式,在暮年之时,终于得以窥见时间的奥秘。
她将左脚踩进机器的阀门,右脚已经跨进了传送门。待机器轰隆作响时,整个人滚落到一个无边无际的隧道之中。
她觉得自己飞了起来,周围的景象飞速地从眼前略过。她看到了洪荒初始,山川更迭;她看到了王朝兴衰,逝水流年。
这一千万年。被她以一炷香的时间匆匆浏览完,最后机器耗尽了动力,清脆的一声爆裂将人从时光隧道中弹了出去。
这时姓玄的女子明白,她只是时间的沙粒,空间的一瞬,自己从未见过过去,更不知未来。

5、佛魔断业杀
“魔僧”暗禅已在悬崖修行两年。两年来,他经受着风吹雨打,忍受着饥饿、痛苦。
但他修炼,却是为了抛却恐惧。
自古以来,恐惧难度不是痛苦的极限?
痛苦的极限是恐惧,那么恐惧的极限又是什么。
死?
死对于他来说,已是经历了十几遍的事情。
一只黑色的信鸽落在他身边,他取信的时候却轻如处子,又温柔地将鸽子放走。
他将信快速地阅读了一遍。
仅仅一遍。
只听惊天裂地的巨响,山崖崩塌,一声绝望的哀鸣奔向远方。

6、暗夜飘香
“组织”四十年,虚空受到了一封她最不想看到的信。
沐天藐死了。
旁边的人能想得到,她会愤怒地撕碎这封信。
沐天藐本应是她的猎物。
他怎么会这么轻易地死去。
她已知当年金玉阁之案的始作俑者是究竟是谁。
她已清楚是谁将自己诱骗到“组织”中来做事。
谁把她的猎物取走,他要对方承受十倍的痛苦。
“大人,所有的‘姑娘’们都准备好了。”
“听话吗?”
“听话。”
“没有什么比这更好的。”这话即是给手下说的,也是给自己说的。

7、三位一体
在邪茧三姐妹诞生之时,是混沌的,不知道彼此,也看不清这个世界。
不知道过了多久,邪茧里孕育出了三个生命。
有感情,才有生命;有生命,才有灵气,才有变化。
只是她们变化成了三个人,三个纠缠在一起的人。
只要她们其中一人活着,就不会允许其他人死去。

8、大修罗火刃
我,刀刹。
我生,我逝。
我念佛,我暴虐。
我忍辱,我承受。
我圆满,我无名。
我怒刹,我不得。
我嫉之,我生克所欲。
我,已去极乐世界。

9、天妒之机关术
”什么?沐老头死了?”
小厮惊愕地喊道,但传达消息的鬼差却早已消失无踪。
小厮坐在空荡荡的机关房里,他没了朋友,没了手下,没了一切可以依靠的人。
是啊,他唯一能信任的,只有这世上最强大的力量了。

10、银色流星
银翎并未理会两位少年的质问,很快隐藏在黑暗之中。箭上绑了封信,信上要他们去落城,她要一步一步指引两位少年摧毁蜃楼。她相信他们会击败蜃楼,再挫败玄玉,只是自己没可能看到这一天。
银翎清楚自己也是颗棋子,但棋子也有掌控棋局的权利,哪怕只是局部。
她知道自己的妹妹也会来找她,甚至有可能亲手结果自己的性命。
但她不在乎。

11、究极狂乱
你们居然胆敢冒犯蜃楼之主,你们这群渺小的蝼蚁!
我要将你们撕碎,捣成肉泥。扔下飞船任由狂风将你们吹散。
世上没有任何一人能够击败我,没有任何一人能够摧毁我。

12、千娇百媚
白兰紧紧地抱住牡丹,武状元的死状令她恐惧万分。
“姐姐,他死了!”
“是的,他死的好惨。”
“他的死与我们有何关系?”
“不会有人记得我们,不会有人来追杀我们。”
“我们必须要去一个没人找得到的地方,这个世界上也不会再有人知道牡丹白兰。”
“也许,那些作恶的人应该好好了解一下红白娘子,让他们尝尝复仇的滋味!”
牡丹拽紧了白兰,飘然而去。

13、鲜血盛宴
“教主大人,您喝的是什么?”
“是血。”
“什么样人的血?”
“男童的血。”
“那您喝了之后,可以长生不老?延年益寿?或是,增长功力?咱听了很多说法,而且都是从您这传出去的。”
“实际上,都不是。”
“那究竟是为了什么?究竟是什么原因让您如此疯狂?让您不顾一切?”
元婴教教主退下左右,对着他最好的朋友说道:“有时候你不需要为你的嗜好强加某种理由,但你若想让自己的行为变得合理,就好好在这癖好外面加一些冠冕堂皇的说辞。你看上了兄弟的妻子,你想要占有父亲的王座,无论你做什么事,你一定要站在正义的一方,让反驳你的人哑口无言。”

14、人体改造术
鬼手算不上一个“良医”,因为此人出诊的次数,几乎用手指头就能数的过来。
玄鱼站在屏风外面,忍不住望向里面。
看多了,鬼一般的声音从里面传来:“夫人,看得多了,我可不是不救的。”
“你什么人不救?”
“活人不救。死人不救。一无所有者不救。”
“那你为何又要救左殇?”
“弑父灭亲,生与死对于他来说已无太多意义。你觉得他拥有什么?”
“左殇拥有我。”
“你真的被他所拥有么?”
玄鱼听到这话心里一惊,她透过屏风望向黑暗中的人影,不由得心生落寞。

15、无尽之眼
玄玉已经很久没有将自己暴露在阳光下了,一连数日,他活的像个野人一样,蓬头垢面,浑身散发着臭气。||他一把扯下自己的衣服,赤裸地走进事先预备好的木盆中。木盆上飘着淡淡香味的花瓣,玄玉双手搭在盆沿上,头向后仰着,像是睡着了一样。
不知何时,木盆边上多了一双光滑洁白的玉腿,这双腿的主人穿的很少,手里提着一壶开水,慢慢地向木盆里添进去。玄玉眼皮都没抬一下,开口说道:“去卧房里等我。”
那双玉腿的主人扭动一下腰肢,发出银铃般的笑声,她将水壶轻轻放在地上,说道:“你刚出关,气力不稳,为何不多等一等?”
这是一个年轻女人的声音,而且光从语气就能听出来,这女人一定长得不错。
“我一刻也不想多等。”玄玉口气很硬,但这句话却说得很温柔。
“那好呀,奴家很想知道我们玄大人练成了什么绝世武功,能让奴家好生快活呢。”
那女子笑如春风,走路时像小姑娘等着领糖果一样欢快。
玄玉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,他微微睁开眼,眼睛里的红光似乎比之前更亮一些。

16、暗影噬魂
“今天再喝一杯吗?我的美人。”
蜃楼之主端起酒杯对着银翎笑了笑。
但他却没有喝下去。
“蜃楼大人为何不品尝这杯美酒?”银翎问道。
“既然美人秀色可餐,这美酒佳肴又算得了什么?”
“美酒佳肴不仅好看,还可以填饱肚子,让人饿不死。”
“那人生岂不是太无趣了?”

17、梵天火刃
不生句生句。常句无常句。相句无相句。
住异句非住异句。刹那句非刹那句。
自性句离自性句。空句不空句。断句不断句。

18、冰火之哀
白兰打翻侍女小玉端来的莲枣长生粥,逼迫她用舌头一点一点把食物舔干净。
“就你也敢跟老娘提上位之事?不自量力。”
白兰轻蔑地看着跪在地上的小玉,对着她的姐姐笑了笑,转身走进了王大掌柜的房间。

19、银龙之破
银翎审视着这巨大的银龙号,原本巨大的货船如今已是坚不可摧的战舰。
“用在落城这种地方实在太委屈它了,不是么?”银翎这样说,她的手下却无一人敢应对。
他们都只是一些唯命是从的囚徒,被蜃楼之主灌下了迷魂药。没有思想,没有生命,就像这银龙号,只懂得杀戮与毁灭,生无乐趣死也无闻。

20、无尽生长
这名女子破茧而出,不顾刺眼骄阳,只顾黑林的芬芳。
她贪婪地呼吸着黑林中的浊气,似乎她本就属于这种地方。
“难道我是黑林中最有智慧的人?”她自己这样想着。
但她胸口突然发闷,另外两个生命从另外一端向她发出信号。
天啊,为什么会有另外两个自己?

21、绝命之机关术
姓赢的女子终于接受了自己祖母的最后一项绝技。
她的确很讨厌这十年来祖母唠唠叨叨的训导。
她喜欢跟不同的男人上床,那样才算的上快乐。
直到她得知自己不能生育时,才知道自己咽下了多么痛苦的毒药。
良药苦口,毒药却往往是甜的。
世界上的事就这么奇怪——最可怕、最丑恶的东西,在某一刹那间看来,往往比什么都美丽,比什么都可爱。
于是她只能成为一个冰冷的女人,一个为了延续家族传统的机器。

22、黄金护体
黄金剑客什么也没有了。
除了那柄黄金剑,他一无所有。他将无数的符咒强加到自己身上,这是对自己无穷无尽的惩罚。
作为徒弟,作为被武林附加无数期望的人,这是一个无法破解的命运。
现在他和十一人阁,成了镜子的对立面,只待有一方将其打破。
合适的人是谁呢?他心里早有了一个名字:玄玉。

23、云中一剑术
天下第一的名号早已令云中子疲惫不堪,这是一个责任,更是一个沉重的负担。
他打定注意,这次任务若顺利完成,自己便彻底告老还乡。
世间所有的俗事,与他无关。功名利禄,他早已看淡,人情世故,能推的则推了。
他收拾好了包裹,又练了一通最熟悉的剑法。
当他那个带着黄金剑的徒弟问他将要去哪时,他迟疑了一小会,吐出三个字:“天岭峰。”

24、千手之机关术
千手慈悲是武林中最出色的机械师。
但他也只是一个普通的老人。
他拿的是修理刀,不是利剑,他不杀人。
他过去很悲哀别人拿着他的机关去杀人,但现在,他不悲哀了。
杀人的利剑也和修理刀一样,同样是铁,问题只在你看得够不够深远,够不够透彻。
他望向数千丈深的山洞,山洞里响彻着机器运作的回响。
这是属于他自己的机关桃源,在这里只有他自己的理想。

25、万剑归宗
大老王捆着成捆的金园券来找铁君子:“久闻大名,能否替在下杀一个人?”
铁君子看着地上的钱,像看一卷卷的废纸。
“这些钱能救活我妻子的命么?”铁君子沉默地问道。
“人死……不能复生,已经过了头七,您要节哀啊。”
“不能么,不能就快滚!”
铁君子狂吼着,挥舞着长剑乱舞。
这疯子……大老王拿着钱狼狈地逃出那破败的草屋,再也不想回头看一眼。
因为他头一回见到失心疯到连衣服都不穿的人。

26、邪影杀刃
邪无天慵懒地躺在椅子上,腰无骨蛇一般缠着他。
一个人的心若已死,只有两种力量才能令他再生。
一种是爱,一种是恨。
胜利和成功并不能令人真的满足,也不能令人真的快乐。
真正的快乐是你往上爬的时候,不断折磨身边的人。||你只要经历过这种快乐,你就没有白活。
邪无天此时想经历一些更为变态的快乐。
他的鞭子再一次抽打腰无骨,她的身上出现了第五十三道鞭痕。、
嗯……邪无天心里涌上一股快感。他又一次想:下次将人活活烧死,听着他们的惨叫,这多好玩啊。

27、狂傲刀法
笑傲天身上又多了一道刀疤,但他不在乎。
他从地洞走出来,能看到蓝天白云,悠悠绿草,还能在乎什么?
他的刀随随便便地别在腰上,两颗人头也很随意挂在上面,一点儿也不奇怪。
人,的确很奇怪。他们往往会为一些莫名其妙的原因去抢夺某样东西,甚至不惜拼命,但等到这样东西真的出现时,他们却又往往会不认得,往往会看不见。这是人类的愚昧?还是聪明?不想这些了,他现在只需要一壶酒,就够了。

28、爷们有的是钱!
作为天下最有钱的人,聚宝财枭已经厌倦了白花花的银子金灿灿的元宝。
都是俗物。
那个叫魂的青年,居然在几天之内为他找来了万军敌的盔甲,白玉兰的手帕,还有那传奇兵器。
这才是无价之宝。
这辈子没有比收集稀世珍宝最能令人自豪的事情了!他脑子里飘的都是云彩。
“你好啊!”一个熟悉的声音传到聚宝财枭耳朵里,让他打了个冷战。
没有什么比听到这个声音更能令人恐惧的事情了!他脑子里的云彩跑的一干二净。

29、偷星摘月
老张人很精,从来不做赔本的买卖。
偌大的夜明珠,老张筹划了一个月才出的手。
村头的王寡妇,老张拿着厚厚的袋子连续往她家跑一个月。
但他对侄子妙手张却无可奈何。
钱也给了,技巧却也传授了,但这小兔崽子却从来不孝敬他叔叔。
现在他连南武林也出不去了,这小子也不来帮他叔叔。
世上最难的投资的,恐怕是后代。

30、机关御甲术
我的外婆,以前一直很疼我,但不知道为什么,从那一天以后,她便很少管了。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叫蜃楼之主的人,他说,他会给我想要的一切。

31、万千乱剑
鬼面君子握着玄玉之眼,看着玄玉尸体被抬了下去。
他很得意,又有点疑惑。
杀掉玄玉的过程未免太简单,亏得他投靠蜃楼时说自己是最出色的人使。
但面对蜃楼同僚投来敬佩的眼光,他又不得不假装谦虚一下:“我若是满脸凶相,玄玉一见便要提防,哪里还能打败他?”
但玄玉死的时候并没有痛苦,甚至十分轻松,这实在很奇怪。
也许我是用君子之道打败的玄玉。鬼面君子胡言乱语着,但他似乎相信这话了。

32、水下奇谋
哦……为了保护这优美的水之舞,为了追求那极致的血之姿……你们很幸运,能够在死之前欣赏我这优美的杀人之舞。

梦游的车轮超好玩专稿,转载请注明来自超好玩及作者,并链回本页)

《转发到微信!
超好玩助手家族
活动推荐

  • 联系我们
  • 网站地图

© Copyright © 2012 超好玩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1095991号-7